冬季前列腺多发去向往,去感知,去创造,把日子过成理想中模样这些老物件曾是引领时代的高科技,很多80后都没见过,你认识几个

石海:陶

老物件到底值不值钱?千万别扔说不定哪个就值钱!
玩收藏的你为什么总在“吃药”!
北京鬼市,凌晨3点开张的地方

石海:陶

【人生如梦】

陶 (石海 文)

对我而言,爱陶,画陶是一件极自然的事。我出身西北农村。在我生命的三十年中,除去外出求学的十年,三分之二是在泥土中滚爬着过。

家乡的土,适宜做陶。砖瓦脊兽窑厂,现时仍处处可见。在我,最熟悉的陶是那只搁在老屋厨架板上的瓦罐。记得儿时的秋天,母亲大清早就烧了一大锅酸汤,盛上满满一罐,把我从熟睡中拉起,让模糊中的我给田间已犁了半晌地的父亲送去。现在父亲老了,我也渐脱了农,那瓦罐便被置在案头插笔。我想,我没有废弃父亲的耕作,只不过他用犁,我用笔。

案上陪同那只罐的还有许多土里土气的罐子,和一些碎陶片。都是些不起眼的物件,罐子从小贩小店那里淘来,陶片则到地头去捡。这些物件散发着远古而久远的气息,在斗室中弥漫,常使我沉醉。闲暇无事,面陶而坐,相对默然,往往在恍惚中跌入坐忘的状态。

我不是专画陶的。平生最怕听到虎王猫王牡丹王之类的词汇。我作画不设限,但有一点,就是只画自己见过并有感受的东西。画虚无的东西,心里总觉着没个底,就像射箭没个箭靶,对着空中乱放箭。有时困居斗室,案头的物件便被我画来消磨时光,这里头自然有那些陶陶罐罐。

如果说人的前生是种材质的话,我想我应该是土。若是种器物的话,我则愿意是陶。我案头那些器物,都是些极便宜的物件。我似乎天性中有种对贵重东西的抵触情绪。我喜欢他们的不起眼,卑贱,微不足道,因了他们的朴素,平凡,天然,不雕饰。我想陶之美就是朴素之美,我希望我的所有画,不光是陶画,都能有这种朴素的美学品质,我也希望我的人有这种品质。我想我理解的陶-画-人的合一就是这种一以贯之的朴素,我想我的审美理想和人格理想也该是这种古陶般的朴素。

因了这,我爱陶,也画陶。也就有了这些以陶为题的陶画,和这次小小的画陶网展。在此,我要特别感谢陶雅的李兆楠兄,李兄的创意和辛劳成就了这次展览。也感谢陶雅的诸位朋友,是各位无私的上传各种资料,使我得以长期的浸泡滋养在古陶的素朴里。2012年6月25日夜于古冀县石海

责任编辑:冬季前列腺多发